沈夜只爱三谢的

沈谢脑残粉,只爱游戏本体,不吃小道私设

穿越时空的师徒主仆

番外之正逆篇


身为一个网络写手,虽然沈夜只是混迹绿晋江,终究还是有一天目瞪口呆地看到了自己身为主角之一的网文。值得欣慰的是,另一位主角就是自己的枕边人。


在惊诧莫名之中,他好不容易通过百度明白了何谓“古二同人”。


大祭司这一生也算历尽劫难的了,却从来没有这么三观尽碎过。


他在电脑前足足呆坐了两个小时,对着百度到的古二图片一动不动。


他用了最高的意志力稳定心神,才终于从大脑一片空白的混沌中,拼凑出他希望永远不必了解的真相!

他和初七……或者说谢衣……是一部游戏里的人物?!在这个世界,叫做二次元角色?!

他和初七……不仅仅是穿越了时空,竟然还……突破了次元?!!


他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,这事不能告诉初七,不忍让他承受自己现在这几近崩溃的诡异感觉。


沈夜花了几天的时间,才算是彻底消化并接受了现实。

一旦接受了,他便着手查阅更多关于流月城和自身的资料。

可惜,流月城的后续命运,无处可知。


查找资料过程中,他愕然发现,网上不仅有标着沈谢夜初字样的所谓同人文(被那么多人这样推崇为一对,心里还是暗自高兴的),谢衣还被分为了1.0,2.0,3.0,4.0 (哪来这么多罗嗦?谢衣就是谢衣)……甚至,也有……(哼!)


那天晚上,沈夜揽着初七,少见地什么都没做,只是跟他聊天。

他假作比方,说你这一生如果分为四个阶段,

又详细定义了谢衣1.0-4.0, 最后问:你自己想做哪一版?

初七疑惑地看着沈夜,几乎要伸手摸摸他额头是否发烧: 这样……有意义吗?

沈夜不肯罢休,继续追问。

初七坚定果断地回答: 主人想让属下做哪一版,属下就是哪一版!


沈夜暂时点了点头,微笑着表示满意。

忽然又凝了笑容,眯着眼睛贴近初七耳边,有些危险地问初七,可曾想过……上下易位。

初七一时语塞,目光闪躲。

沈夜见状霎时明白了,冷哼一声。


初七连忙好言安抚,说主人英伟俊逸,属下的确有时不由地心猿意马,但并不敢真正冒犯主人,若因此惹得主人不悦,属下愿领责罚。


沈夜脸色登时好转了许多。

细想想,这也不怪初七,也是……情理之中的事。

只是当时看到,实在是……

也罢,这怪不得初七。

大祭司大人思索良久,终于决定开个小号。

哼!








穿越时空的师徒主仆

番外之雨天


雨天,初七都不会出门,就守在沈夜身边。

他是担心,这样的天气会让主人想起过去,想起小曦。

然而,无论是沈夜的神色,还是沈夜的举止,都让他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初七更加担心了。

因为以他百年相随的经验,主人越是不动声色的时候,可能越是心里不平静。

尤其是,他悄然观察发现,主人在雨天的时候,时常坐在阳台窗边,望着下面的街景,默不作声。


但是,初七又不太想主动问,主人是否心情不好,主人是否还很在意旧日种种。

仿佛这样去问,就戳破了沈夜并不想直白呈现于他的心底隐痛。


这样的矛盾,一直持续到某天。

那天大雨倾盆,阳台上都会因为雨势太大,风声太急而溅进细密雨滴来。

沈夜却还是坐在窗边的藤椅上,捧着一杯很久没啜一口的茶,根本不想起身避雨的样子。


初七一边心不在焉地拿着报纸,一边偷眼看着沈夜。

可是,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半个侧脸,根本看不清表情。

眼见雨越来越大,他皱了皱眉。

终于忍不住起身走过去,想先把他拉进屋里,再好好谈谈那些旧事。


就在他刚接近沈夜背影,想直接从后面抱住他的时候,只听到轻柔低沉的一笑。

初七愣了愣,咂摸那笑声,并不像是伤感或嘲讽,反倒有几分愉悦。

终于忍不住问:

“主人......在看什么?笑什么?”


沈夜侧脸看了看他,神色有点尴尬,轻咳了一声,才道:

“没什么,就是看下面的人奔逃......觉得挺有意思......”

初七几乎难以置信地望着沈夜,然后讷讷道:

“那的确是......有意思......”


他并不是十分相信,主人的回答。

下雨天,看别人淋雨奔逃,并因此而感到愉悦......

这实在不像是他主人深沉睿智的风格。


然而,后来他不得不信了。

这年的冬天,是罕见的大雪成灾的年份。

沈夜几乎天天都临窗望一望,有时候看到路人小心翼翼地在冰雪道路上行走,依然免不了偶尔不雅地跌倒,便微微含笑。


初七实在纳闷,于是不由地问出了多时的疑惑:

“主人,这事怎会让你如此......呃......开心?”

他临时咽下了类似幼稚或幸灾乐祸这样的不敬之词。


沈夜瞟了他一眼,扬了扬眉,简单解释道:

“有人风雨兼程,有人冰雪覆路,你我却在此之外,只是旁观之人,如此局外闲散,便是美梦也难达,不值得欣然?”


初七想了想他们曾经走过的风雨冰雪,曾经担过的百年绝望之局,终于也幽幽笑了,点头称是。


五光十色的梦

午睡,做了这样的梦:

两位主角自然是:每日衣衫楚楚派头十足的高中国文沈老师;暗恋老师努力获取注意力的高中生谢衣同学。

谢衣同学为了接近老师,争当了国文课代表,就是因为不敢直接表白,打算在收作业的时候悄悄将书签小纸条之类放在一堆作业本中间,正好也可以试探老师是不是喜欢他。如果老师看到纸条能想到他,那就有戏!

小纸条上写几句老师欣赏的诗人所作的情诗。结果因为用的小纸条书签之类都非常精美香喷喷,导致沈老师一直在纳闷到底是班里哪个女生在暗恋他。但是照顾到女孩子的面子,他也不去追究,只是没当回事。谢衣同学第一回合想要表白失败。

后来,谢衣同学改变策略,一改好学生的习惯,上课开始做点小动作之类,总之是让沈老师注意到他,并且叫到办公室和他谈心。谢衣同学就会特别诚恳地道歉认错,并且顺便赖在办公室,不停地请教问题。要说哪里来的那么多问题?谢衣同学说,他在读<文心雕龙>,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。

沈老师真的把他当成一个热爱汉语语言的好孩子,还是不往其它方面想,谢衣同学着实感到了挫败!

终有一天,机会又来了!限时作文《给最崇敬的人的一封信》。谢衣眼前一亮,以最快的速度,真情实感情真意切地写完了这封信,并且举起了手。按照惯例,沈老师请写得最快的同学,当着同班同学的面念出来。

于是,谢衣同学大声的朗读,信中对沈老师自然赞誉有加,关键在于,最后末尾的一句点睛结题:如果有一个机会,我想对老师说,我爱你。

全班寂静,然后哄堂大笑。

沈老师轻咳了一下,走到谢衣同学身边,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肩:乖,老师也爱你。

全班再次嬉笑。

谢衣同学恼羞成怒,握拳砸向桌子!

然后......

我梦醒了,发现自己手硌在充电器插头上,疼得龇牙咧嘴。


仔细想想这个梦,谢衣同学干的事,几乎都是自己当年花痴语文老师想出的花花肠子。

问题是,除了做语文课代表,其它的一样都没敢做!

所以说,我是从潜意识里都在佩服谢伯伯你的表白能力啊!





【夜初】我心匪石

(3)

初七还未从难解的心痛酸楚中回神,却无意识地抬臂抱紧沈夜的头颈,有点急切地迎上蛮横侵入口中的舌头,与之紧紧相抵纠缠,唇齿激烈厮磨咬合之间甚至尝到血腥和痛意。

亲密并不陌生,但他一直以来都是被引导被激发,在肌肤之亲中,总是因着心中仰慕而慢慢情动欲生,然后在主人的种种手段下,沉沦到底。

此时,他却如入魔障,焦灼饥渴,难以自控地主动勾缠,前所未有地大胆。

猛地一阵眩晕,他已经被抱起,瞬间压倒在宽大的桌案上。

 

沈夜暂离了初七的双唇,彼此气息粗重地对望。

他抬手抚摸着初七的脸颊眉目,是此前很少在初七面前外露的温柔,纤细的指尖划过嫣红的魔纹,嘴唇翕动时,他自己也分不清将要吐出的会是哪个名字。

初七却抬手覆住他手背,压着他掌心贴在微凉的面上,细密的睫毛掻过他指尖,眼神已经从迷蒙恍惚转为清澈坚定,轻轻地说:

“属下初七。”

 

一瞬间,沈夜全然感受到了眼前之人的倔强骄傲。

然而,那凝望他的目光又是这样纯粹专注,好似要一直这样看着他到天地尽头。

没错,这是初七。

曾经的谢衣,如今没有对众生悲悯,更没有对道义执着,只有对他如斯情深的初七。

这些年来,他第一次感到心中热烫,为了这样的初七。

 

他放开了另一手心中的灵石,收紧怀抱,低头密密吻过初七的额头,眉心,发鬓,魔纹……

唇齿间叹息般地低喃:

“我知道,初七……”

(接春哥)

5Yeg5LmO5LuO5pyq5oSf5Y+X6L+H55qE54+N54ix5rip5a2Y77yM6K6p5Yid5LiD6IO45Y+j5oCm54S25Zyw6Zet5LiK5LqG55y8552b44CCCuaWueaJjeeahOaApeWIh+a4tOacm+WGjei1t++8jOeEtuiAjOWmguatpOi0quaBi+i/mee7hue7huS6suWQu+eahOa4qeaflO+8jOS+v+iDuOiGm+i1t+S8j+edgOWFi+WItuW/jeiAkOOAggrnm7TliLDmub/ng63nmoTllIfoiIzliqDph43kuoblipvpgZPvvIznor7ljovnnYDlkK7lkLvov4fku5bnmoTohJbpoojvvIzmiY3mjqfliLbkuI3kvY/lnLDlj5Hlh7rkuIDlo7DnspfllpjjgIIKCui/meWDj+aYr+S4gOenjeWCrOaDheeahOS/oeWPt+OAggrmsojlpJzpmo/kuYvpvLvmga/mtZPph43lnLDlnKjliJ3kuIPpoojkvqfkuI3ovbvkuI3ph43lnLDlkqzkuobkuIDlj6PvvIzlvq7nl5vkuK3nmoTpurvnl5Lkvr/mv4Dlvpfku5bouqvouq/kuIDpoqTjgIIK5ZG85ZC455u46J6N77yM5LiA5qC35Zyw5byA5aeL5rue5rap5aSx5bqP44CCCuW9vOatpOino+iho+mDveS4jeeul+eUn+eWj++8jOatpOWIu+WNtOa1keeEtuaYr+S4jeiAkOeDpueahOaSleaJr+aKm+iQveOAggrogozogqTnu4jkuo7nm7jmjqXml7bvvIzngbzng6vnmoTouqvouq/lpoLmrLLlvbzmraTnhJrng6fjgIIKCuminemZheW3sueEtuaygeaxl++8jOassuW/teavlOW+gOaXpeadpeeahOW8uueDiO+8jOayiOWknOWNtOabtOWKoOiAkOW/g+OAggrku5blkLvnnYDliJ3kuIPlt7Lnu4/nuqLoibPnmoTlmLTllIfvvIzkuIDmiYvnvJPnvJPkuIvmjqLvvIzng63ng63lnLDmiprmkbjov4fogprohJDlkozohbnpg6jvvIzljbTlnKjkvLzkuY7opoHnu6fnu63lkJHkuIvvvIzliJ3kuIPkuZ/kuI3op4nlsY/kvY/lkbzlkLjnmoTml7blgJnvvIzlj6rlnKjpgqPlkajlm7Tmj4nmjY/mkanmjLLvvIzml7bogIznorDkuIDnorDpgqPli4Plj5HnmoTmrLLmnJvvvIzlgY/lj4jlho3nu5XlvIDkuI3nkIbjgIIK5aaC5q2k5YaN5LiJ77yM55u05Yiw5Yid5LiD5b+N5LiN5L2P5ZG85Ye65LiA5Y+j6Ze356qS55qE57KX5rCU77yM6Lqr5a2Q5b6u5b6u6Zq+6ICQ5Zyw5oy66LW377yM5omN6L2756yR5LiA5aOw77yM5b+95Zyw5YyF6KO55o+h5L2P5LqG6YKj54G854Ot5LmL54mp77yM5byV5b6X5Yid5LiD5YCS5ZC45Y+j5rCU77yM5LiL5oSP6K+G5Zyw6aKk5aOw5L2O5ZG877yaCuKAnOS4u+S6uu+8geKAnQoK6IO96K6p5oOF5LqL5Lit5LiA5ZCR6ZqQ5b+N55qE5Yid5LiD5byA5Y+j77yM6ICM5LiU5Y+j5rCU5Lit5pqX5ZCr5oOF54Ot77yM5rKI5aSc5b+D5Lit6aKH5Li65oSJ5oKm77yM5omL5LiK5byA5aeL57yT57yT6ICM5Yqo77yM6L276L276YeN6YeN5Zyw54G15ben5oqa5oWw44CCCuWvuei/mei6q+i6r+eahOeGn+efpe+8jOS7pOS7luavj+S4gOasoeaSuOWKqOaPieaNj+mDveaBsOWIsOWlveWkhOOAggrnu7Xnu7XkuI3nu53nmoTlv6vmhJ/lvJXlvpfliJ3kuIPmm7TliqDmirHntKfkuobmsojlpJznmoTogqnog4zvvIzlkqzniZnmir3msJTkuK3vvIzouqvlrZDkuI3ml7blnLDnu7fntKfmiJjmoJfjgIIK5rKI5aSc5omL5Lit5Yqo5L2c5LiN5YGc77yM5Y+I5Z+L6aaW5ZC45ZKs552A5Yid5LiD57K+6Ie055qE6ZSB6aqo44CCCgrlvLrng4jnmoTphaXpurvnqpzov4fliJ3kuIPnmoTlhajouqvvvIzlkozouqvkuIvnmoTmjIfmjozmiprmhbDkuIrkuIvlpLnmlLvvvIzllpjmga/otormnaXotormgKXliIfvvIzooYDohInotormnaXotorokrjohb7vvIzkuIDmtarkuIDpq5jov4fkuIDmtarnmoToiJLniL3lv6vmhJ/lsYLlsYLlj6Dlj6Dooq3mnaXvvIzlpLTohJHmuJDmuJDmt7fmsozkuIDniYfjgIIK57uI5LqO77yM57+75raM5rOi5rWq5rGH6ZuG5oiQ5peg5Y+v6Zi75oyh55qE54uC5r2u77yM5LuW55+r5YGl55qE6Lqr6Lqv5peg5oSP6K+G5Zyw5byT6LW357u355u044CCCumaj+edgOS4gOWjsOmipOWjsOmVv+WQn++8jOmcjumCo+mXtOa/gOiNoeWWt+iWhOiAjOWHuuOAgiAKCuWIneS4g+eKueWcqOWWmOaBr+WbnuelnueahOaXtuWAme+8jOayiOWknOS4gOi+ueacm+edgOS7lue6ouaZleaSqeS6uueahOmdouWuueWSjOi/t+emu+awtOa8vueahOWPjOecuO+8jOS4gOi+ueWwseedgOS7lueZvea1iueahOeymOa2suS8uOaMh+aOouWFpeS7luWQjueptOS5i+WGheOAggrpgqPnlKzpgZPmnKzog73lnLDmlLbnvKnvvIzliJ3kuIPkuZ/kuY3nhLbphpLop4nvvIzpmo/ljbPlsLHmlL7mnb7kuobouqvlrZDjgIIK5bey57uP5Lmg5oOv5LqO5qyi54ix77yM5LuK5pel5Y+I5qC85aSW5oOF5YiH77yM6YCC5bqU6LW35p2l5b6I5piv6aG66YGC44CCCgrmsojlpJzkuI3lkIzkuo7lvoDml6XnmoTpob7mg5zvvIzorqnliJ3kuIPlv4PkuK3muKnng63mn5Tova/vvIzkuI3op4nlgZrkuobmmJTml6Xku47mnKrmnInov4fnmoTkuL7liqjjgIIK5LuW5LiA6L655Lqy5ZC75rKI5aSc77yM5LiA6L655Ly45omL5oqa5pG45LuW54Ot6IOA55qE5qyy5pyb77yM5L2O5aOw6YGT77yaCuKAnOWPr+S7peS6hu+8jOS4u+S6uuOAguKAnQoK5rKI5aSc5rex5rex5Zyw55yL5LuW5LiA55y877yM5b+954S25bCG5LuW57+76L2s6Lqr5a2Q77yM6La05LyP5Zyo5qGM5qGI5LiK77yM5YaN5peg5Lid5q+r6L+f57yT5Zyw5bCG57KX5aOu5LmL54mp55u055u05Zyw6aG25YWl5LuW5L2T5YaF44CCCumCo+eJqeeahOW3qOWkp+WSjOeCmeeDreiuqeWIneS4g+S4jeeUseiHquS4u+WcsOi6q+WtkOS4gOmch++8jOi/mOayoemAj+i/h+S4gOWPo+awlO+8jOS+v+iiq+eJoueJouWcsOaJo+S9j+S6huiFsOi6q++8jOW/q+eMm+WcsOaMuui/m+aKvemAgeOAggoK5LiA5qyh5qyh6KKr5b275bqV5pKR5byA5aGr5ruh55qE5YWF5pal5oSf6KeJ77yM5Lqk5p2C552A56Gs54mp54ug54ug5pGp5pOm6IKg5aOB55qE6YW46IOA6bq755eS77yM6K6p5Yid5LiD6Zq+6ICQ5Zyw6Zet5LiK5LqG5Y+M55uu77yM5rex5rex5ZaY5oGv44CCCuiAjOi/meWPquaYr+W8gOWni+OAggrlvZPkvZPlhoXmn5DlpITooqvlv73nhLbph43ph43lnLDmk6bov4fvvIzllonpl7TmipHliLbkuI3kvY/lnLDkuIDlo7DkvY7puKPvvIzlpYfnibnnmoTphaXpurvku47nqbTlhoXmt7HlpITlkJHlhajouqvolJPlu7bvvIzmiYDov4fkuYvlpITkuIDniYfphbjova/vvIzouqvliY3mrLLmnJvlho3mrKHogr/og4DotbfmnaXjgIIKCuayiOWknOaBo+aEj+WcsOWcqOa4qeeDreaflOi9r+S5i+S4reaKveWKqOi/m+WHuu+8jOS4jeS7heaYr+i6q+i6r+WNoOacieeahOeCveeDiOaDheassu+8jOabtOaYr+W9u+W6leaLpeacieeahOi0quWpqua4tOaxguOAggrmib7lh4bpgqPpmpDnp5jpnbblv4PkuYvlkI7vvIzku5bkvr/mrKHmrKHnor7ljovljq7no6jvvIzpgLzlvpfouqvkuIvnmoTkurrpmLXpmLXpoqTmipbvvIzlj4zmiYvog6HkubHlnLDmipPmj6HvvIzlj6PkuK3mlq3mlq3nu63nu63lnLDnu4bnoo7lkbvlkJ/kuI3mlq3jgIIK5LuW54q55auM5LiN6Laz77yM5L+v6Lqr5bCG5Yid5LiD57Sn5oqx5Yiw6IO45YmN77yM5Y+m5LiA5omL5o2P5L2P5LuW5Y+z6IO45Lmz54+g6YeN6YeN5Zyw5o275Y6L5o+J5Yiu77yM5Y+I54Ot54Ot5Zyw5ZCr5L2P5LuW6ICz5Z6C6IiM5oyR6b2/5ZWu77yM6IWw5LiL5oy65Yqo5pu05piv5Ye254ug5rKJ6YeN44CCCgrlpKrlpJrplIDprYLomoDpqqjnmoTlv6vmhJ/kuIDpvZDmtozmnaXvvIzliJ3kuIPmraLkuI3kvY/mtZHouqvmiJjmoJfvvIzlj6PkuK3nmoTlkbvlkJ/lpoLlkZzlkr3lnLDlj5jkuobosIPvvIzlj4znm67mqKHns4rkuIDniYflnLDokL3kuIvms6rmsLTvvIzovpfovazmipjno6joia/kuYXvvIznu4jkuo7ogJDkuI3kvY/ku47noLTnoo7nmoTmir3msJTlo7DkuK3msYLmgbPvvJoK4oCc4oCm4oCm5Li75Lq64oCm4oCm4oCdCuayiOWknOS5n+W3suaYr+W/jeiAkOWIsOaegeiHtO+8jOe7iOS6juacgOWQjuWHoOi/keibruaoqueahOeMm+eDiOWGsuWHu++8jOW3qOeJqea3seeMm+WcsOallOWFpeeptOWGheacgOa3seWkhO+8jOWwhuW9vOatpOmDveaOqOS4iuS6huebruecqeelnui/t+eahOW3heWzsOOAggoK5Lik5Lq66Lqr6Lqv55u45Y+g552A6La05LyP5Zyo5qGM5qGI5LiK77yM57KX5ZaY552A562J5b6F6ZyH6aKk55yp5pmV5bmz5oGv44CCCgrmsojlpJzlm57ov4fnpZ7mnaXvvIzlj6rop4HliJ3kuIPkuIDmiYvkuI3nn6XkvZXml7bmj6HkvY/kuobpgqPlnZfnn7PlpLTjgIIK5LuW5Ly45omL55uW5LiK5LuW5omL6IOM77yM5Yid5LiD5omN5oSP6K+G5Yiw6Ieq5bex55mr54uC5Lit5peg5oSP5oqT5Yiw5LqG5LuA5LmI44CCCueEtuWQju+8jOS7luWQrOWIsOayiOWknOWcqOS7luiAs+i+ueW5veW5vemBk++8mgrigJzpgqPmmK/mnKzluqfnmoTlj5vluIjlvJ/lrZDvvIzku5bliLvkuIvov5nlhavkuKrlrZfvvIzmsqHlh6DlpKnlsLHlj5vpgIPkuobigKbigKbliJ3kuIPigKbigKbkvaDlkaLvvJ/igJ0KCuWIneS4g+axl+a5v+eahOWQjuiDjOi0tOedgOayiOWknOWuveWOmueahOiDuOiGm++8jOS5n+iuuOaYr+S7iuaXpeeahOeJueWIq++8jOS5n+iuuOaYr+i/meWcuui6q+W/g+S6pOS7mOeahOasoueIse+8jOiuqeS7lumAvui2iuS6huW5s+aXpeeahOWIhuWvuO+8jOWFiOS4jeWOu+WbnuetlOS4u+S6uueahOe0ouWPluaJv+ivuu+8jOiAjOaYr+a3oea3oemBk++8mgrigJznoLTlhpvnpa3npYDml6LkuLrlj5vpgIbvvIzoqIDovp7lho3lpb3vvIzkuZ/ml6DmhI/kuYnigKbigKboh7Pkuo7lsZ7kuIvigJTigJTigJ0K5LuW5Zue6L2s6Lqr5p2l77yM6KO46Lqr5Z2m54S25q2j5a+5552A5rKI5aSc77yM5LiA5a2X5LiA6aG/6K+06YGT77yaCuKAnOS4jumCo+egtOWGm+elreelgOS4jeWQjOOAguWIneS4g+aXoOW/g+aXoOWRve+8jOiLpeemu+S4u+S6uu+8jOaEv+WMluWwmOWcn+OAguKAnQoK5rKI5aSc5rOo6KeG5LuW54mH5Yi777yM5Ly45omL55CG5LqG55CG5LuW5rGX5rm/55qE6ayT5Y+R77yM5YaN5qyh57Sn57Sn5oul5oqx5L2P5LuW77yM5b+D5Lit5ruL5ZGz6Zq+6L6o77yM5Y205p+U5aOw6YGT77yaCuKAnOaYr+WViu+8jOS9oOS4juS7luS4jeWQjOOAguacrOW6p+S/oeS9oOOAguKAnQoK5Yid5LiD55+l6YGT77yM57G75Ly855qE6K+d5oiW6K645bCG5p2l6L+Y6KaB6YeN5aSN44CCCuS9huaYr++8jOS7luaEn+inieW+l+WIsOS4u+S6uuWvueS7lueahOWcqOaEj++8jOmCo+S5iOWPquimgeS4u+S6uuWWnOasou+8jOivtOWkmuWwkemBjeWPiOacieS7gOS5iOWFs+ezu+WRou+8nwrogIzkuJTvvIzku5bmiYDor7Tmr4/kuIDlrZfvvIzpg73nu53kuI3kvJrov53og4zjgIIKCuiAjOmCo+S4quS6uu+8jOS7luivtOeahOWGjeWKqOWQrO+8jOi/mOaYr+mAieaLqeS6huiDjOW8g+S4u+S6uuOAggrku5bov5nmoLfmg7PnnYDvvIzkvr/lv4PlupXph4zlhrfnrJHnnYDvvIzlsIbmiYvkuK3nmoTnn7PlpLTmjY/ljJbmiJDkuobnsonlsJjjgII=

(玩游戏的时候就想过,那块石头初七并没有毁坏,沈大大又接下来立刻去了无言伽蓝,所以作为身负神农之血的人,也有可能会感应到残余的神农清气,说不定就能看到谢衣的表白了。重点是!初七本来就是谢衣嘛……)

【夜初】我心匪石

(2)

在沈夜的深沉凝视之下,初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神不定。

这块石头,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时看到的画面。

他不愿深思那人与自己容貌身形的肖似,就像他从不细想偶尔从主人口中透出的名字。

只要在主人的身边,时刻注视着倾听着,他的神思就是安定平静的。

 

然而,当时乍然看到那些幻象,胸口有过激烈震动。

方才主人像是被什么牵引着,信步就走向石头所在之处的时候,心神有过惊异波澜。

如今,更是控制不住脑中缭乱的影像和声音,如同中咒。

 

沈夜对于初七罕见的失神蹙了蹙眉。

他知道初七虽然不再有谢衣的记忆,某些天性禀赋却仍在,这也是他打从心底乐于见到的。

初七和谢衣,从来都无法真正泾渭分明。

为了留住他,沈夜忍心折断他的羽翼,却绝不愿抹杀他的神髓。

所以,初七有着谢衣的倔强,有着谢衣的执着,有着谢衣的聪敏,也有着谢衣的傲骨。

他只是用隔绝世界的方式,让所有这些都只落在他一个人的眼中,只留在他可以掌控的范围。

初七对沈夜忠心不二,随时效死,却时常对沈夜的问话默而不答。

有时沈夜因此恼了,罚他跪着,他也就平静地领命,一副可以跪到天荒地老,绝不会开口求饶的冷漠模样。

对此,沈夜几乎是怀着无奈和愉悦,纵容着的。

 

只不过,这其中有时候又含着隐隐的防范。

尤其是,当他摸不清初七心中所思的时候。

那种用尽手段也无法完全掌控的感觉,总是勾出他骨子里的狐疑戒备。

比如此刻,初七的神思游离,就让他感到了难以忍耐。

所以他伸手抬起初七的下巴,盯住他的眼睛,依然用淡淡的语调追问:

“说吧,初七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

有那么一个瞬间,初七下意识地想避开。

那些所见所闻,应和着他心底某些朦胧的疑惑,像是一种不能出口的禁忌。

但是,他稳住了。

沈夜犀利的目光让他知道,主人一定是不会放过这个问题。

他们之间自有一种潜在的默契。

他见过主人强行读取他人的记忆。

虽然不曾这样对待过他,但是他知道,一旦是主人真正必须要知道的事,很有可能躲是躲不掉的。

一念闪过,初七便强自镇定下来,压住心中杂念,开始将所见原原本本地复述出来:

“回禀主人,属下曾见……”

 

他有意地将语调放到最平淡,将那些画面不着情绪地描绘出来,却又不自觉地聚精凝神,观察着主人的纤毫反应。

这一次却比任何时候窥探主人的面色,都要容易得多。

因为随着他的字字句句,他的主人缓缓闭上了凌厉双目,燕尾眉梢微微颤动,禁锢他下颌的手也慢慢垂了下去。

他几乎能感觉到,从主人身上散发出一丝难过。

 

初七几无起伏的声音说到石灵化为原形,上面忽然浮现出八个字。

当他继续念出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”,心底竟蓦然剧烈痛楚难当,将他原本刻板的语调硬生生冲击出几分陌生又微妙的颤抖绵柔。

与此同时,沈夜忽地睁开双眼。

初七的手覆在胸口的位置,用迷蒙痴然的眼神望着他,失了魂一样地心无旁骛。

 

掌心里的石块有些烫手,面前的人却让沈夜心底颤动。

他不由地伸手把初七强力拉进怀里,鸷猛地覆上他淡色的嘴唇。


(TBC,还剩最后一更的正题23333)

【夜初】我心匪石

 (这是一篇立志撒糖的夜初肉,背景是霜刃初开DLC之后)

(1)

沈夜体内的神血,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神农清气。

虽然只是丝丝缕缕,且在持续减弱,还是知道就在这无言伽蓝之内。

对瞳和华月交代了据点重建事宜,让他们各自行事之后,他便走出了这间新布置的议事厅,循着感觉缓缓行去,看起来只像是在四下巡视这首次来到的下界据点。

 

随着他越走越偏僻,清气的呼应越来越清晰。

他忽地察觉,身后三步之外的气息略有凝滞,瞬间又恢复了正常。

他不动声色,径直走进了过道尽头的一个开阔之地。

沉稳的脚步忽地戛然停住,目光锐利如刃地凝在角落一块石头上。

他不会认错那个手把手教出来的字迹!

 

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

沈夜静静地看着那八个字,心绪杂乱,面上却并无表情。

半晌,他微一挥手。

那石头化为半掌大小,自动飞入了他掌中。

回身之际,他再次注意到,身旁的气息隐隐波动,不由地眉峰微轩。

 

沈夜以传送术法直接回到议事厅,忽地淡淡开口:

“初七。”

他尾音未落,黑衣覆面的暗卫便已应声现身,躬身行礼:

“主人,有何吩咐?”

 

沈夜上前两步,伸手摘下了那遮住眉眼与大半张脸的面具,抬手托着那灵石:

“……你可见过此物?”

沈夜漫不经心似的轻问,目光却绝不会错过这张苍白清俊面容上的分毫神情。

 

“……是的,主人。”

 

初七的回答恭谨平静,沈夜却还是看出了一丝几不可察的迟疑。

他灼灼盯视着初七犹若石雕的脸,熟悉的戒备再一次袭上心头。

 

就算洗去记忆,就算形影不离,沈夜也无法对初七完全放心。

或者说,理智上他知道初七随时愿意为他去死的忠诚,心底里却如蛆附骨般地盘踞着他可能背叛的阴影。

他对瞳的手段毫不怀疑,对自己的精心调教饶有自信。

然而,世事无常,人心难测。

骨肉血亲也可轻易化作食子之虎,慈悲神明也不过无情背弃之辈,又有何人是完全不可能背叛的呢?

雨夜之后,他只曾经试着信过一回,信过一人。

结果呢?

呵,可见不到咽下最后一口气,死生不渝终生相随,便不过是一文不值的空话一句。

 

但是,他又忍不住愿意去听这样的话。

尤其是出自这个人的口,总是片刻的心理慰藉,一时的无间亲密。

过后,再次恢复冰冷的理智。

如此,可笑地循环往复。

 

瞳对此一言蔽之:病态。

沈夜当时不过自嘲一笑,毫不辩解。

 

此刻,这八个字令他思绪缭乱,浮想无边。

他忍不住,要向写下这些字迹的人试探求证。

虽然这人早已不记得,虽然他几乎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。

还是想听他亲口说些什么。

 

初七对于一再表达忠诚,已经很是习惯了。

除了不被信任的淡淡失落,他没有丝毫不愿。

甚至有时候,他会因为主人的这样在意和反复追问,而感到胸口一丝莫名的酸软,不由自主地更加甘愿发下任何誓言,甘愿为这誓言粉身碎骨。

只是这一次,似乎是不一样的。

(TBC)

准备呈上的肉羹

看了看大家前几天的讨论,挑选了一下力所能及的,那么接下来写三段肉好了:

1、夜初办公桌/大祭司宝座,第一个写,因为早就有过类似的脑洞。(到底是现代办公室还是原著宝座,容我想想哪个好些。

2、沈谢1.0,因为恰好《流月大学师生轶事》正好快要进展到初夜阶段,所以可以一起构思。

3、沈谢2.0,现代AU,小巷湿身什么的,正好作为《疑是故人来》的再转世番外。


【沈谢2.0】疑是故人来

(玖)交心勿相离

 

沈夜又调养了数日,才算是痊愈。

在这几天里,谢衣没再提起前事。

沈夜也似乎忘了一样,每天读书练字,哄着小曦玩闹,跟谢衣学了些疗治和防御的术法。

谢衣不能否认地有点失望,却也知沈夜的性子,再紧逼恐怕适得其反。

 

到得第十天上,沈夜的身体固然已经无碍,懂事的小曦也念叨了多少遍想母亲了。

那天早上,沈夜终于抱了怀揣偃甲五彩鸟的小曦,要回沈家去。

谢衣送他们到门口的时候,沈夜才轻声对他说:

“书房里有一封信,你看看吧。”

说着,头也不回地匆匆走了。

 

谢衣看到的那封信,寥寥数行,没头没尾:

“并非故意欺瞒,只是记事以来的种种,心里的怨毒和报复念头,扭曲丑陋,不堪见诸于光,更不想,不愿,不敢,有丝毫曝露在你面前,害怕面对你的憎恶和鄙弃,如此而已。”

对着那字句半晌,终究只能怅然长叹。

 

沈夜这一走,有六七天都没有出现。

这前所未有的漫长间隔,让谢衣有些牵挂。

转念又觉得近来沈家绝不会再有事,而自己的心思总绕在那一个人身上,未免有些儿女情长过甚。

看看到了梅雨季节,周围百姓家的木质器械和纪山周围的栈道木桥都有些腐朽了,便着手修缮了起来。

 

那日一早,沈夜终于来了。

他进门的时候,谢衣早就感知到了他的灵息,抬头之间,便是一怔。

他一身利落的束腰黑衣,衬得容色更显冷峻,身形显得瘦削颀长,年龄显得比实际略大。

沈夜顺着他的目光,低头看看自身,笑了笑说:

“这个平时比较适合,不怕脏污。你送我的那件,没得糟蹋了。”

 

他一边说着,抬手递过来一个包裹。

谢衣疑惑地打开,里面尽是一些稀有昂贵的偃甲材料。

沈夜说道:

“这好几年,别说每次危急都是你救我,平日也是你在照顾我和小曦。我一直想送你什么,只是一无所有。如今我身价涨了,想要什么也说得上话了。”

 

谢衣原本的欣然淡了下去,这段时日的变故和沈夜明显的变化,包括日前那封信都让谢衣感到不安,终于还是试探着提议:

“阿夜,如果你愿意,可以带着小曦与令堂,同我离开江陵。天大地大,有的是光明所在。我在西南方有一处居所,那里四面环水,环境清幽,你定然会喜欢的。“

 

沈夜凝视着他,眸光摇曳,显然是讶异而动心的。

只是片刻之后,他摇了摇头,自嘲地一笑:

“小曦也就罢了,母亲不会答应的。而且,我那位父亲不会放过我们,我知道沈家奈何不了你,我也知道你大概可以庇护我们一世。如果两年前你这样说,我一定觉得终于得救,二话不说跟你走。可是现在,我已经不再想躲了,也不想无能地只靠你庇护,毕竟谁又该牵累谁一辈子呢?”

说着说着,他口吻一转:

“我要留在沈家,亲眼看着这样一个把人当做竞食野兽教养的家族,最终到底会有什么下场。当然,我现在被选为下任家主,还没有拿定主意,到底是要推波助澜,让他们互相撕咬到人死家散,还是要力压众人,让他们将来服帖认输安守本分……”

 

他的拒绝几乎在谢衣意料之中,毕竟这人的骄傲分毫未改。

但是,他后面那些话语中轻飘飘的森然,让谢衣有点心惊。

沈夜见他默然无话,站起身来踱到窗前,背对着谢衣,幽幽道:

“谢衣,你要我对你无所保留,我做得到,这便是我现在心里的想法。我只希望,若你憎恶厌烦了,至少好聚好散,说一声再走,别像你来时那样,毫无征兆。”

 

谢衣也起身走了过去,与他并肩,温言道:

“我说过,是为你而来,不会离开。”

 

沈夜一时没有回应,片刻后忽地侧身抱住了谢衣。

他的双臂有些僵硬,身子甚至几不可察地颤抖,头颈贴在谢衣肩上,呢喃着:

“是的…..你说过……我都记得……”

 

谢衣伸臂回抱住他,双手轻抚着他僵直的肩背。

他心中脉脉轻颤,酸甜涩然交杂。

若不是这特殊的际遇,他几乎不会奢望名为沈夜的人这样交心以对。

而对于那些不甚光明的念头,他纵然不赞同,此刻也只觉不是那么介意。

 

沈夜以为他会憎恶,或许也确实应该反感。

但是,人心皆偏,便是偃甲之身也不例外。

对自己心系之人,都是不由自主更宽容一些的。

何况,就算前世沈夜的所为,谢衣伤心绝望,却也从来兴不起一丝憎恨来。

如今这样……没有关系……

还有的是时间和机会,慢慢劝解。

 

有些事情,总是开头难。

一旦打破某些藩篱,便不再踯躅踌躇。

从这一刻起,沈夜真的对谢衣几乎无所隐瞒。

除了,那克制得若有若无的特殊情感。

 

他开始得授沈家武功绝学之后,到谢衣这里来的机会便少多了。

沈父对他训导严苛,每每练功时身有伤损。

更有甚者,让沈家子弟轮流与他对战,下手都不轻。

却只道是身为未来家主,合该受此磨练,以服众人。

谢衣虽然暗自疼惜,碍着沈夜性情刚强,从不言苦,他也不好多说。

思量之后,忖度沈夜的修为大致可以驾驭,便开始将舜华之胄传于他,让他以为护身。

只是,沈夜不愿真正显露实力,舜华之胄从未在沈家人面前使用过,照样是小伤不断。

好在寻常的皮肉之伤,对于他如今的法术修为,已经是转眼可愈了。

 

沈夜往往是傍晚之后,才有时间前来。

有时候也并不修习术法,只是看着谢衣做做偃甲,或者只是闲谈一番,有时带小曦来玩耍。

每次都是入夜既回,再不曾直接留宿。

谢衣隐约知道其中缘由,也只能假作不知。

他感觉得到沈夜对他隐而难藏的情意,也绝不是心无所期,只是有着那难以逾越的顾忌。

 

这样的相处,一直持续到了沈夜十八岁的某一天。


【沈谢】流月大学师生轶事

(9)

 

谢衣经常去科研基地。

开始只是课余过去,后来有些他早已掌握或不太重要的课程,也会旷课。

一方面自然是他个人所好,另一方面那里可以时时见到牵记的人。

 

少年天才自有骄傲,所以搬离沈家。

然而少年情动,也是心不由己。

两三个月的别离和试图淡化,不过是饱尝徒劳挣扎的难过与苦涩。

 

那日一见,能不卑不亢地微笑以对,已经是矜持自控的极限。

坐在报告厅里等待的心绪杂乱,听着周边赞誉那人的甜苦交加,目光凝注在厅门的不由自主,乍然相见的心撞发疼,忘记周围和自我的胶着专注,走向早已熟知的办公室时的反复斟酌,敲门之前的调整表情,走进办公室后的强作自然,面对那人不耐神情的掩藏失落, 乃至当天夜里的辗转反侧......

这一切,都是陌生又无法控制的。

 

最终,他诚实地对自己的心做出了妥协。

他顺从压抑不住的渴望,能相见共处时,不避机会。

还是以师生间教与学的名义,也像过去那样陪着他去看看小曦。

但是,不再表露心迹或强求其它。

虽然心底里还是有着求不得的酸楚,总是比近来这样好多了。

 

他不知道,这样是不是能让沈夜也卸除某种戒备,更自在一些。

最初,那人对他时不时探究地审视,喜怒难辨地若有所思。

渐渐地,也就恢复了一些旧日的督促教诲。

 

谢衣从沈夜和瞳那里各自分得了一个国家自然基金项目的子课题,都是机械设计相关,埋首其中也颇能浑然忘我,安然愉悦地暂忘烦恼。

而他每每向二人汇报进展,请教问题或探讨思路,都是灵悟兼备,巧思机敏,往往滔滔不绝。

华月常为之赞叹,瞳也时有激励,唯有他在意的老师最多不过颔首认可。

然而,他第一次将研究所得撰写成论文,有些忐忑地拿给沈夜审阅的时候,他却只是匆匆一览,一字未改便署了通讯作者之名,作为中期科研成果,直接推荐到CSI核心期刊发表了。

 

谢衣只觉得,他的老师似乎越来越内敛淡漠,让他难以捉摸了。

他没有当面得到过太多的赞许,华月却说沈夜应对学校理事会关于带硕士博士的要求时,相当自傲地说足够优秀的学生一个就够了。

沈夜亲自带他去见了传说中生病卧床的沧溟校长,当时苍白美丽的女士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,笑着说,这就是让阿夜你爱惜夸耀的天才学生啊,倒也难怪。

他当时心有所盼地悄悄觑了沈夜一眼,却在他脸上看不出自己期待的迹象。

 

或许,至少还算是能让他拿得出手的弟子吧?

谢衣这样想的时候,就分不清高兴多一些,还是失落浓一些。

 

转眼间,一个学期就快过去了。

圣诞节前的三天,沈夜在观看谢衣实验的时候,忽然漫不经心似的问:

“圣诞放假,有什么打算?”

 

谢衣怔了怔,才说:

“接下来学期末,功课会比较忙,所以我打算趁着那两天把实验做完。老师,有什么事吗?”

他觉得沈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对他的特殊性,但他摸不透沈夜问话的打算,也就尽量显得不太在意的样子。

 

沈夜沉默了一下,断然道:

“放一放,这个不急。你……放假那天,和我一起回去吧。”

说着,又接了一句:

“我还是接小曦回来,你也去陪陪她。她虽然总是记忆混乱,每次见到你,倒是很快就熟悉开心起来了。”

 

“……好啊。”

谢衣笑着应了:

“好久没有吃到老师亲手做的菜了,我正天天念着呢”

方才若有若无的期待,这时不断鼓动的欢喜,他几乎无法自欺。

心里暗自自嘲,天天念着的,岂止是美食?

 

隔了几个月,再次走进沈家,他更确定了,这里的一切都没有一天离开过他的心绪。

他总是在想起,第一次大雪天赖在这里过圣诞节的情形。

那时候,他大喇喇地拉着老师的手不放,如今却是不敢了。

 

一如往年,宅子里的佣仆放假了。

所以,只有他们三人。

谢衣哄起小曦来更加得心应手了,他这半年从女同学那里知道了一些小女娃的把戏,逗得小曦格格笑个不停。

老师的手艺还是上佳,的确是久违的味道。

 

特别的气氛和心情,让谢衣一时放松了不少。

看着沈夜手边的红酒和高脚杯,不自觉地流露出兴趣。

沈夜轻笑了一声,摇头:

“别打主意,你可不到喝酒的年龄。”

谢衣不由自主地就吐了口气,撇了撇嘴,是他以前沮丧扫兴时的习惯动作。

只是,以前带着孩子气的灵慧,这时却隐隐有了不一样的随性风采。

 

沈夜一时盯着他,目光飘忽。

气氛忽地有点微妙,谢衣感到呼吸有些不畅。

然而这丝不对劲转瞬即逝,沈夜低头伸手就从餐桌下又取出了一只酒杯,斟了一点猩红的酒液,推到谢衣面前,笑着看他:

“这么馋?允你试试。”

 

谢衣犹豫了一下,便接了过来,举杯道:

“那就…..敬老师。”

沈夜挑眉,跟他碰了碰杯,看着他试探地轻啜一口,皱了皱秀气的双眉,白净的脸颊缓缓浮上一抹红晕。

 

事实证明,谢衣的体质对酒精很是敏感。

不过是这一杯,就已经微微熏然。

好在他意识很清醒,只是觉得身上和四肢酸热,有点担心自己失态。

于是,赶忙从包里取出了准备许久的礼物:

“我……自己打制的,老师看看是不是合用?”

 

那是一枚领带夹,玫瑰金的材质,精细的枝叶缠绕着小小的齿轮,线条流畅优雅。

做这个的念头是偶然产生的。

那时,谢衣在教学楼的走廊上,望着沈夜的车子开进专属的停车位,然后挺拔的黑色身影不紧不慢地开门而出。

他突然发现,记忆中的老师几乎每天都是这样西装领带,齐齐整整。

于是,便想到若是做一枚特别的领带夹,或许可以每天戴在他身上。

 

“……很精致。”

沈夜细细把玩了几下,微笑说道:

“材质比例融合的不错,设计和手工也……”

 

“老师喜欢吗?”

不知是不是那些许酒精的作用,谢衣竟不自觉地打断了沈夜专业性的评价。

 

沈夜愣了愣:

“……自是喜欢。”

 

“那就够了。”

谢衣闭了闭眼睛:

“唔,有点头晕,我先去睡了,老师。”

 

沈夜想要扶他,被他说道不用不用,便独自去洗漱了。

洗手间有他惯用的成套洗漱用品,全新的,就摆在显眼的位置。

进了原先的房间,打开灯就发现,和离开时一模一样,什么都没有动过的样子。

唯一多出来的,是床头枕上的一个盒子。

打开来看,里面有一个国际上最先进的微型便携科学计算器,一只具有定时作息提醒和上网功能的智能手表。

 

谢衣呆呆地摩挲了片刻,关灯上床。

半晌,忽地卷起被子,将自己牢牢埋了起来,闷涩的呢喃声在漆黑的房间里隐隐约约:

“真是讨厌啊……沈……呵……老师……”

那声称呼的尾音,已经含了几乎哽咽的怨怼悲伤。

【沈谢2.0】疑是故人来

(捌) 怜君心孤零

 

那一刻,谢衣清晰地感到了熟悉的自我撕裂。

肖似那人的凛冽森然让他神思悸动,出现在少年身上又让他悚然心惊。

他有多么不由自主地在少年身上贪恋记忆的一切,就有多么理智清醒地不愿少年重复旧日的轨迹。

就如那一百年,他有多深思念,便有多怕相见。

 

演武台上有两三人瞠目默然地旁观,台下也有数人僵立仰望。

他一时没有开口。

沈夜的神色显出迟疑,嘴唇翕动,像是要对他说什么,却又止住了,侧过身子对旁边和台下缓声道:

“有劳哪位兄长族叔,把六哥送回去吧, 我伤势还没痊愈,有点力不从心。”

然后见众人怀疑地看着他脚边瘫倒的身形,略扬了嘴角说:

“请不要怀疑,六哥只是筋脉受损,今后可能身体弱一些,动不得武,行动也可能不便,却不会死的。我得罪过六哥,那天比试就顾忌兄弟之分。虽然他用三棱锥要我性命,今天又追到城外偷袭,甚至想抓小曦为质,我还是不能杀害自己兄长的。”

 

众人见他措辞一派幼者的恭顺,口吻和面上却分明是冰冷的嘲讽。

再想到方才他疾风闪电般追逐着对手而来,将人一直逼上演武台,长鞭如鬼魅般缠上对方头颈,另一手挥出金色光焰将人困住,握鞭之手几乎刻意般一点点勒紧,眸寒如冰地看着对方一点点窒息,直到堪堪要勒断咽喉,才转了主意似的,突然松了长鞭,瞬间闪到对方面前,抬掌贴上胸口,随着炙热的红光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格格骨骼作响,比他高了半头的人便如被抽了筋一样,软如烂泥。

一时之间,这么多壮年狠手,竟被少年震慑呆滞,无人答言或上前。

 

“呵呵,很好!”

沈父不知从何处向演武台负手走来,神色看来煞是愉悦:

“夜儿,你如今不仅实力超群,行事也颇为可观,不枉为父这几年寄予厚望。看来,这下一任家主的人选已经有了着落,我沈家的致密绝学也该尽早传与你。”

他此话一出,当场之人都是神色大变。

 

沈夜冲着沈父的方向拱手躬身:

“多谢父亲。孩儿现在伤势未愈,有些体力不支了,请准我和谢衣回去,养好伤势立刻回来恭聆教诲。”

沈父看了他一眼,颔首准了。

 

沈夜这才再次面对一直默然旁观的谢衣,见他清雅面容如深潭静水,看不出喜怒情绪,不由地伸手握住他手臂,瞬移传送到了沈府门外。

两人还未站稳,沈夜握着谢衣的手变成了用力攀紧,气息紊乱着,另一手捂住了胸口。

他说体力不支并非虚言,事实上剧斗令他伤处崩裂,动用神血更是精疲力竭。

强撑着唬住了沈家人,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

谢衣无言地揽住他虚脱的身体,迅速赶回了住处。

路途中,沈夜一边冷汗淋漓,一边觑着谢衣沉静无波的侧脸。

等到谢衣将他抱扶上床的时候,就牢牢扯住他的手:

“谢衣……你……别生气……”

这几年来,谢衣对他一向温和怜惜,此时的一言不发让他心里发慌。

 

谢衣不温不火地直视着他,淡淡反问:

“我为何要生气?”

 

少年更加忐忑,将心中积攒的怨怼和一路上思索的话语一口气托出:

“我知道,你不喜欢我对自家人下重手。可是,沈家和这世上的其它家人都不一样。对我来说,亲人只有小曦和母亲。他上次就是存心要我死,你也知道。今天趁你不在,还想抓小曦做人质对付我。这不是他第一次打小曦的主意,我绝不会原谅他!我梦见过前世保护不了小曦,现在任何人要伤害她,都该死!” 

他说着说着,便带了不由自主的焦灼狠厉,只是对着谢衣迅速地消解了,转为恳切道:

“我当时真的恨不能杀了他。但是,想到你大概不会再理我,就忽然动摇了,不过——轻易放过他,他也不可能放过我和小曦,所以我才试试看能不能只是废了他。我……我现在伤口疼得很,你别气了,好么?”

 

谢衣看着他神色不安,目光殷殷,浑不是在沈家时的气势夺人,更不是记忆中从来都冷漠傲然的模样,心底里已然软了,口中却还是断然说道:

“恐怕也不全是顾忌我的看法。而是,在沈家,被废会比被杀更难过,能废了人也比能杀人更有震慑之威,对吧?”

 

沈夜的脸色滞了滞,僵了片刻,松开了拉着谢衣的手,闭着双眼缓缓躺下:

“……是。”

然后,就合紧了有些灰败的嘴唇,再没了话。

 

谢衣了然,那些絮絮解释和软语求恳,便是他放下自尊的极致了。

方才自己若是就此软化,事情也就揭过了。

说破他隐秘的心机,却是撞上了他习惯性的隐藏,让他下意识地以戒备回避作为自我保护。

如此,彼此也就僵住了。

这人……和以前的他,一模一样啊……

 

只是那时候,沈夜是尊贵凛然的紫微大祭司,也是如冰如霜的师尊,心思深沉更是令人难以捉摸。身为僚属和徒弟的谢衣,即便再多倾慕爱意,也因身份、阅历以及城府的差异,很难突破最后的那层藩篱。

 

如今事易时移,彼此相处方式逆转,谢衣决不想再放任如此。

他先召了术法给沈夜愈合伤口,然后力道不轻不重地钳着他双肩,将他拉坐起身来,逼视着他道:

“阿夜,你可知我真正介意的是什么?” 

 

沈夜对上他清若寒泉,却又幽深如潭的目光,有些疑惑地回道:

“你磊落慈悯,自然是看不惯兄弟相残,不对吗?”

 

“那只是不愿你造下杀业。你如今这般对他,我虽不完全赞同,那人也算是咎由自取。”

谢衣不自觉地心底里叹了口气,顿了片刻,才又缓缓续道:

“关键是,你明明不必今日就冒险孤身追去,我料你并非一时愤怒鲁莽,想来是心里早已有所计较,正好顺势而为罢了。阿夜,你心有谋算,不仅瞒得我丝毫不露,事成之后还要对我假作一时愤然所致……如此执意欺瞒,是为什么?”

 

“我……”

沈夜避开了他温淡清透的目光,嗫嚅着答不上来。

 

谢衣看着少年眸光游移,神色不定。

前一世的沈夜,终生几乎不曾对任何一人真正敞开心扉,无所保留。

或许曾经的谢衣是有机会的,只是天意弄人,不容他年深日久地去接近叩问。

然而,即便只是捐毒一见,如今的谢衣依然清楚沈夜的内心犹如孤零冰封。

现如今重新来过,他对着性情已然显出疏离内敛的少年,不愿看他再次一步步心设藩篱。

只是,他会懂吗?

还是觉得,这是在执意逼他?

 

良久,沈夜似乎茫然,又似乎沉思。

谢衣慢慢放开了他:

“我去看看小曦,你先休息。”

说着,起身走出房门,留下了一室默然。